寂寞少妇讲述自己的历程故事(三)

百寿网

当前位置:百寿网 > 两性健康 > 正文

寂寞少妇讲述自己的历程故事(三)

时间:2019-06-04 来源:网络 浏览:

027网导读:刘的休假结束了,我送他到车站,在站台上,他紧紧地抱着我,把脸埋在我的头发里。他的战友说他:又不是不见面了,不至于,快上车吧。他踢他一脚,我妹妹你们都照看好了,少一根头发我回来找你们算帐……

刘的休假结束了,我送他到车站,在站台上,他紧紧地抱着我,把脸埋在我的头发里。他的战友说他:又不是不见面了,不至于,快上车吧。他踢他一脚,我妹妹你们都照看好了,少一根头发我回来找你们算帐。战友立刻招呼几个人过来数数头发数量,别回头有一无赖之徒找麻烦,又说妹妹要是三毛就好了,少了立刻看得出来。

这样的气氛下,我无论如何不能哭了。两地相思之苦由此开始。经历过相思的人都知道那样的感觉。甜蜜又有一点酸楚,时时地想起他,又不能立刻和他在一起。甚至当夜晚来临的时候,一个人抱紧自己的肩膀,体验那种失落和空虚。那一段时间和刘的爱,都是我生命中很清晰和真实的一部分,它们很真,也很完美。

临走的时候刘和我整晚在一起,他兴奋地说我是小妖精,小色女。然后告诉我他也想要我,他想我的时候就会冲动,会想着我叫着我的名字。两地相思,用煎熬形容真的合适。

蕾也上班了,刚开始工作的新奇感让她很兴奋。经常打来电话说一些工作上的事,很久不到我这里来玩,有一天忽然来了。告诉我,她和于分手了。并没有太多伤心。我看惯了分分合合,但也不希望朋友的恋情这么不可靠,感觉到很伤感,她笑我:是我失恋,又不是你,倒好象你比我还难过。来寻求你的安慰,真是一个错误,失败。

我现在尽量保持平静的心去思考这些事,我想是什么使我们失去对初恋的忠诚。欲望,不是理由,我们知道控制和引导身体的欲望,也有时会屈服于它,但我们一定是爱过。每一滴眼泪都是真实的,里面含了伤悲和苦痛。初恋,是人生麦田中第一颗麦穗,懂得挑选,而且运气好的,就只要保存好这一个就是,而过早拾起的,面临第二次选择的时候,就会后悔,因为有选择的权利,所以放弃。

无论如何选择,自己不后悔,就是最好的。因为有外地同学来出差,本市的几个同学又聚了一次,这次是同系的学生聚会。包括在本市读研的,大部分同学过来了,因为刚结束学生生涯,还对学生生活很留恋。城没有来,人多,坐了两桌,叽叽喳喳地互相通报情况,以及没来的同学的情况。忽然有一个同学提起城,说这小子不知怎么纵欲,听说得了肾炎,进了医院,不知重不重,问有没有人去看过他。其他人不说话,都看向我。

我的心一下悬起来。我知道这个人和我无关了。但我还是牵挂,这牵挂来得毫无缘由,但确实有。我的心砰砰跳,故做平静地问:是吗?怎么就得肾炎了呢,这个病听说不好治,听说在哪个医院了吗,有时间我们去看看吧。同学们又七嘴八舌地说起来。在市中心医院,再怎么讲也是同学一场,该去看看。

饭也没吃好,惦记着这件事,我现在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苍白,瘦,而且做爱的时候持续的时间很短,不知他和欣在一起否有过完整的爱。大家散了以后,蕾握着我的手,我送她出学校。她问我:你去看城吗?我没有犹豫地回答:去看看吧。蕾说:听说是欣在照顾他,不知她什么态度。

我说我没态度她凭什么有态度,我认识城的时候她算老几?那一刻心里的委屈变成眼泪流出来。我不知道是因为牵挂城,还是恨他的无情和我的这种牵挂。蕾拍拍我的手说:别哭了,再怎么说他们现在在一起,应该是欣问你算老几,我恨恨地:算老大,怎么还有个先来后到呢。蕾说好好好,算正宫娘娘,只是被打入冷宫了。

我气得掐她,也不哭了。本来就是这样,我也没有理由和欣争,如果她不希望我去看城,我也没必要打扰他们的生活,只是当时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我无法控制情绪。没想到的是,居然是欣先来找我。那天刚回到宿舍门口,门卫老伯喊:亚,有人找你。欣从门卫室走出来,瘦了,有黑眼圈,应该是照顾城留下来的。还穿着那条蓝色的裙子,令我想起那天的情景。心中有恨。欣是一个老练的人。

而且为今天的开场白,不知演练过多少次。她大方地伸出手:亚,我早就想来找你了。我和她握手,说,我以为你会内疚。你来找我是想和我做朋友吗?看着来往的同学,欣说:出去谈吧,这里不方便。学校附近的小咖啡馆。对面坐下来。欣说:我想你应该恨我吧。我应该说对不起。但一直没有机会,今天主动过来,请给我这个机会。

欣的坦诚和自责一下子击中了我,我的心里升起了委屈,但是,立刻原谅了她,我委屈了,你应该知道,你要有个态度,别的,我不需要,你喜欢就拿走好了。虽然爱情不能转让,但我被背叛了,总要有个安慰才好。欣告诉我很多城的事,包括他的家庭,他有一个白痴的哥哥,妈妈左腿残疾,城上初中的时候住在乡中学的宿舍,宿舍又冷又潮,得了肾炎,一直没有治愈,他很小就自己打工养活自己,补贴家用。城的性格不太合群,是因为他一直不能坦诚面对这些。这些,城从来没有对我说过,我只知道他家在农村,有一个哥哥没有结婚。

我当时的感情特别复杂,心疼城,一个农村小男孩,这么坎坷,重担压在肩上,从来没在我这里哼一声。又特别愤怒,城你为什么不对我说?为什么这么不信任我?难道你认为我不能和你一起面对这些,不能一起用双肩来承担未来嘛?我委屈极了,城你为什么要骗我呢?我不会因为你家庭的原因而放弃感情,难道在你眼里,我就是一个追求名利和财富的女人?我的眼泪流下来。

欣说你不要激动。他说你不知道这些,但他对我说了。因为他觉得你也是农村孩子,没有经历过这些,不想让你知道太多,而且他追求你,他也只是一个小男孩,有时不敢把家庭的情况都说出来,后来想说,又怕失去你,更不敢说。但我们中间,是我追求他,他什么都愿意讲给我,我也心疼他。另一方面,在当时看来,他和我在一起,比和你在一起,光明得多。

至少我们在一起生活,他的工资都是寄给家里的,而我们的花费,都由我的工资支付。这一点,无论如何你当时做不到。听上去很残忍,但现实就是这样,我和城讨论过这些,他爱你,也爱我,我不想和他分享你的爱,我不想骗你,他说会慢慢把你忘掉,只是需要时间。但没有想到,他会病情加重住院。

我愤怒:你为什么不照顾好他,为什么让他住院?欣也愤怒了:亚你这话对我很不公平。我爱他,也为他付出,我没有一点自私的想法,但生病是客观的,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。我的父母也只是小镇上的贫民,我也是靠双手来养活自己的,在爱情里没有谁更高贵,他凭什么就要我养活?我爱他照顾他是我心甘情愿,不是责任。

沉默了一会,欣说:好了,不要激动,这些,你想想就会理解,你是一个很聪明而且善良的女孩子。我说你不用说这些,我聪明,但我不想善良,因为面对伤害,善良只是一种纵容。欣说:那你再想想吧,也许我今天不该来。我看着她背上包走出去,心里想:不要原谅她,不要原谅她,她曾经使你那么痛苦过。当她的身影消失在咖啡馆门外,我冲出去喊她。她回过头来,对我笑了一下,说:还是城了解你。我又恨,城,你凭什么利用我的善良?

在学校的树林里重新坐下,我已经平静了。既然如此,城不爱我也没关系了,我只要知道他是真诚地爱过就够了。我只是不能承受被欺骗和背叛的痛苦,当这种感觉消失的时候,我一下轻松了。我现在要知道城到底什么样,我能做什么。欣说:这次来,是我和城商量过的,不是城要你回心转意,你也没有必要担心这一点,我爱他,不会放弃他。我点点头,我现在对城是同情,已经没有爱,让我因为同情重拾旧爱,也不可能。

我善良,但我知道我心里爱的是谁。我不会做欺骗自己感情的事。我问他:我能做什么呢?欣说:这话真不好出口,主要是经济问题,城刚上班,医疗保险没有办下来就得了肾炎,所以这些钱都要自己花,我已经把上班一年多时间攒的不到一万元钱都花了,两个家庭也再拿不出一分钱了,也借过几个朋友了,再借不出,城知道你也没有钱,但看你上次的男朋友,看能不能想办法。

我心里想:我怎么会向刘开口借钱呢,别说我们没结婚,就是结婚也不好说,况且我现在也不想花他的钱。想想,自己还是可以帮他一些,毕竟治病要紧。我问她:需要多少,多久能还上,我有一些钱,还可以帮你借一些。欣的眼睛红了:城说你肯定会帮这个忙,所以迟迟不敢来找你,怕给你增加负担。他说你一向很节省。我们至少需要两万。前面借的一些钱已经有人在催了。现在住院花钱特别多,我们想把城接回家里来疗养。

还钱,至少得一年的时间。我吓一跳,两万,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了,我这辈子还没看过那么多钱呢。但是看欣的样子,和同学们说这病很治,应该需要这么多吧。算算,我自己已经存了三千多,再找人去借,差不多。我说好的。我尽量想办法,看能不能借到。晚上打电话的时候,没有和刘说这件事,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,不想让他在那边瞎想。

我给蕾打电话:你有多少钱?蕾说干什么,家里有事了吗?我说没有,别咒我家里人,他们健康着呢。我就问你有多少钱不用,可以长期放我这保存的。她说你设小金库了?要炒股?我们要发财了吗?我说行了行了,快说正事呢。她沉默了一会儿说:你是不是想帮城?我说你知道?她说:一个和城关系好的同学问过你的情况,而且他现在病得好象很严重。城不会想让你再和他重归于好吧。我说好了好了,别发挥了,下班带钱到我这来一趟。

蕾是一个大手脚,几乎是月光族,肯定不会攒很多钱,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存折,那还是她拿了大哥公司的工资,我逼着她一起到银行开的户。打开,里面还是可怜兮兮地写着最初的2400元。我打她一下:怎么一点没增加,她笑嘻嘻:我不知道银行怎么走。我说钱包呢?她抱紧自己的皮包:不给。我说你以后要注意节省,这么点钱根本不够用。她说我为什么要节省,我节衣缩食让你填城那个无底洞?不过她还是乖乖地把密码告诉我,居然是于的生日,我说你还旧情不忘?她说什么呀,这个生日除了我没人知道,蒙都蒙不到。

城也是一个人,不能见死不救,不管有没有感情,都应该尽力。何况还和他有过感情。他只是一个普通人,不能要求他高尚,他做出自己的选择有自己的理由,我能理解,虽然不能认同。我帮她是出于自己的善良,还有,我也是农村孩子,知道他家根本借不到钱。他一定是走投无路才来找我。

蕾问我:你不是还爱着城吧?我摇头。恨他?我又摇头。她说:你白痴,这么舍力帮一个相当于普通同学的人。我说你难道面对普通同学的困难也不帮?蕾说:那也不能这么救啊,你拿什么还我?我和你又不是同性恋,你又没爱上我。

我说我爱你呀,一直爱着呢。蕾撇嘴:别来哄我的钱了。早点还啊,我还看好一瓶CD的粉底,没舍得买呢。把她的小存折塞到我手里,痛心疾首地说:白白,我的粉底,还有我的鞋子,还有我的大衣,还有我的……我说行了行了,别做白日梦了,以你要求的档次,这点钱买不来那么多好东西。你就当我借了你的鞋穿了你的大衣把你的一瓶粉底都抹脸上了,又不是不还你。

蕾临走对我说:别急,我不需要钱,实在需要就向老妈要,你别有压力,还有,和他们保持距离,千万别陷得太深。真朋友就是这点好,关键的时候,给你分忧,不给你压力,还能提醒你一些事。想想,这里有五千,还有一万五不知如何着落。刘的战友不会去借,他们都是创业初期,再说也没有和蕾一样可以交心的。姐姐家也不能借,父母那里自己不操心,上学已经花了姐姐的钱,想着攒钱先还姐姐的,姐姐说不要,把供我读书成才当做将来给我的嫁妆,但还有姐夫,这钱也不是姐姐一个人的。

是不能再向她开口借钱了,不知什么时候能还上呢。想想让人信任的大哥,和他的经济实力,我想还是向他借吧,况且我在他那里打工,也可以慢慢还上。生病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,象一个大海,辛苦积攒的钱流水一样地流进去流不出来,不仅要一些人放弃心中多年积存的愿望,甚至会把一些人的理想,自尊,体面全都带走,因为所有这些和生命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。但没有自尊的时候,生命又算什么呢?

想想城现在有多苦,一直没有过上幸福的日子,又得这样的病。忽然特别感谢我的父母,他们虽然没给我锦衣玉食,但他们尽自己的力量让我活得健康快乐,他们不能给我一个富足的家,但他们给了我丰富的感情。晚上给姐姐打电话,家里一切都好。那我就放心了。刘让我寒假到大连去,他要和我故地重游,去北京玩几天再和我一起回老家。他说:我们去度蜜月。我说是旅行订婚,他在电话里大笑:还是老婆聪明。

第二天下午没有课,我把蕾和我存折上的钱都取出来,去超市买了两袋奶粉。我不知道肾炎应该吃什么东西,而且住院病人有什么禁忌。我自己从没住过院,医院都很少去,只有上大学以后体检和看望同学去过。我把钱放在包的底层,拿着欣留给我的地址,一路上注意观察周围哪个人象小偷,避免给他们行凶的机会。我不是没有见过钱,但这钱不仅是我辛苦攒的,还有蕾不舍得花的,最主要是救人的钱。

门开着,病房里有三张床位,另外一个上面有个病人在打吊瓶。城躺在床上,床边立着一个铁的支架,一个吊瓶的瓶子已经快空了,城在床上喊:护士,护士。向门边张望,这时他看见了我,他的眼睛亮了一下,脸上充满愧疚和自卑。他一直是自卑的,所以他才没有勇气和我坦白。

很多天没见了。城又瘦了些,消去浮肿的脸显得老了很多,更白了,可能是在病房里不太见到阳光。我真不希望在这样的情境下和他见面,我宁可与我原来的情人再见面,会因为他更优秀而嫉妒甚至愤恨,也不愿意看到这样落魄的情景让我同情。我的眼圈红了。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疾病变得如此不堪。

护士从我身边过去,帮他拔掉针头,他用另一只手按住棉球,对我说:进来吧,我下午的针打完了,一会我们到外面去。我进去,坐在他的床边上,把奶粉放在床边的小桌上,上面有中午的饭盒,我问你吃什么,城说是欣送来的。她中午来一下。我说怎么会得这样的病,他说很久了,没敢和你说。我说如果早些治是不是会好一些。他说早没有钱。我的眼泪掉下来。他当初的隐瞒和如今的真实都令我痛苦。我说:城,如果你要隐瞒,你就瞒着我一生不好吗?宁可让我恨你,我也不希望你生病。城的眼泪也掉下来。这种时候,没有更好的排泄伤感的方法。

我说你现在怎么样,他说每天打两次药,每次五瓶,尿蛋白是一个加号,我不懂尿蛋白是什么,大概就是一种检测指数吧,我记得这个名词是因为他说只有一个加号的时候的表情,好象这是很重要的数据,我就觉得那就好,只要是在好转就好。他说一起出去走走吧,你没来过这种地方,不习惯这的味道。医院一直对我来说太陌生,神秘,甚至有点KB.我说扶你吧,他说没事,我正要晒晒下午的太阳。那时天气已经冷了,我给他披上外套,扶着他的胳膊下楼,我觉得做这一切那么自然。

在外面花坛边的长凳上,他给我讲了他家里的事。和欣讲的没有区别,只是在欣讲的时候,我只顾得上震惊,可从他嘴里说出来,听他那样一种宿命的语气,我的心狠狠地疼了。这么一个勤奋聪明好学的人,怎么有这么悲惨的命运呢,这命运怎么这么不公平,我们向谁要一个公平呢?

以前他只给我讲过小时候上树去掏鸟窝摔断了胳膊,他的爸爸背着他到一个老中医那里给他接骨的故事,我已经哭得稀里哗啦,他今天给我补充这么多内容,我又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眼泪抑制不住地掉下来。我握着他的手,他的手也很瘦,而且没有了以前的力量,他只是让我握着。

他说他现在无法对未来有任何打算,就是借你的钱,我和欣说也不要向你提,我这个病,怕是要拖延一辈子了。我说你不要这样说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什么病都能治了,你得有信心,这么多人站在你身边和你在一起呢,你不能这样想。你看看欣为了你,做了多少,你放心,我们会努力的,别当回事,你是男子汉呀,你比我坚强,我一直认为你会比我坚强的,要有信心。我尽量快乐地说,我要让城感染我的情绪。

我告诉城我现在可以赚钱了,这两个月就攒了五千多,留了点生活费,其他的都给他送来了。我没告诉他我借了钱。我给他讲我当翻译和在班级的事,讲外教让我做演讲的事,讲那些同学们聚会的时候听到的新鲜事。我陪着他在花园里转了几圈,扶着他。城也快乐起来。说过半个月稳定下来,就出院,回学校看看,我说你出院的时候我给你接风。

城说上次我看到的你的男朋友,我听人说了,很好,你真应该有个人好好照顾。我说城你都不爱我了,当然老天看我可怜,就派个人来照顾我啦。城笑了,他笑起来还是有一点坏坏的样子。他说那我就放心了。我说你凭什么放心?你对我又不好。不过幸亏你没和我好,要不我还得照顾你,象欣这样,好麻烦。城说:你就嘴硬,你不心疼我,你哭什么?我说我愿意呀,我经常哭你又不是不知道。

傍晚看看欣要来了,我送城回病房,把钱给他让他收好。告诉他我最近会有发财的可能。他问怎么发,我说不告诉你。回头再说吧。我不想让他担心我。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。我不确定是不是大嫂。如果是,她应该看到我了,怎么不和我打招呼呢?离开医院,我自己跑到江边大哭了一场。

晚上接到刘的电话,他说傍晚的时候给宿舍楼打电话没有找到我,问我到哪去了,我没告诉他去看城了,我想我会有机会和他讲,他也一定会理解我。说不定还会夸我懂事善良呢。刘又和我说那些绵绵情话的时候,我的情绪怎么也上不来,打断他说今天累了,要去睡了,他有点沮丧地说:好吧,亲亲我的小丫头,去睡吧,我的小丫头累了,哥哥也不能给你捶捶背。他在电话里响亮地吻我。他把我的情绪从痛苦中拉回来,我知道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在遥远地爱着我。我幸福着,回去睡觉。

过了一周,我给大哥送翻译资料。我说有一个特别好的同学住院了,需要钱,想从他这预支几个月的薪水,而且希望多拿一些翻译资料去翻译。大哥说亚亚你的人品我们知道,没关系,一会到财务填一张借款单,我给你签字,但你一定要记得在社会上生存,先要保护好自己,再去付出无论是感情还是金钱。

包括你和我弟弟的关系。任何没有回报的付出都会使你不快乐,因为你在付出的时候,是有预期的快乐的。如果没有达到预期,你一定会失望,痛苦。所以,你要先看好自己有哪些东西,该珍惜要珍惜,才能使自己更有价值。预期要尽量降低,这样你才会收获意想不到的快乐。我是做为你的哥哥和你讲的。我说好的大哥,我一向敬重你,我不会辜负你的厚爱。大哥的许多话在现在想来,都是经历过生活以后的箴言,当时信,只是没有验证,一定要自己亲自经历过才知道其中的含义。生活总是不肯让我少经历一点痛苦。

他又问起蕾,问她好吗?我说很好,现在工作很忙,也很充实。我看到大哥眼中的光芒,我可以假定那是一种很幽深的思念。他说那就好,你们都是优秀的女孩子,很久没和你们一起打球了,我说大哥有时间到我们学校去打球吧。大哥说好。大哥又让办公室送来两套衣服,说这是公司新产品,这是你们穿的型号,先拿去试穿,回头把洗了以后的情况反馈给我们。

哥哥的聪明,总是体现在一点一滴之间,他从来不会夸张而炫耀地甩出什么东西说:拿去吧,送你的。他总是温和的,平易近人地给你一个必须接受的理由,让你不会产生一点心理负担。尤其是我这样的女孩子,最怕欠了人情。但大哥让你感觉是在帮他做事,你得到的永远是应该的回报。晚上加班翻译从哥哥那取回的资料,刘打电话来,问是不是遇到困难,我想哥哥可能和他讲了,我在电话里也不好和他细讲,只说见面谈,要加班干活,不能讲太久。

其实我也想他,但我如果和他说起来又没完,晚上没法静心干活。他很委屈地说:妹妹忙了就不要哥哥了。我说不会的,放心。多少感觉有点敷衍。第二天是周末,蕾打电话说去打网球,我说正好大哥给你一套样品,要你试穿一下,你过来拿吧,顺便帮我整理资料。而且大哥也说要打网球,看他有没有时间,你们玩吧。蕾兴冲冲地过来。我相信她现在对大哥的感情已经平复了,她也不是一个找不到自我的女孩子。

人家拒绝了就拒绝了。还死缠着不放,太没品味。我嘱咐她别和大哥讲我借钱干什么,这事我还是先和刘说好一些,大哥不知道我的事,我也不想他知道。他们打完球,来找我一起去吃饭。我已经累得头昏眼花。匆忙吃过饭就回教室做作业。周日下午穿上哥哥送的衣服去医院。城看上去好多了。看见我很漂亮,心情也开朗很多。他说家里还不知道他的事,有几个同学也来看过他。他准备再过一周如果情况好就出院了。

我仍然陪着他到医院的花坛里转一转,我扶着他,开着玩笑,他的情绪好起来。我问他欣怎么样。他说很好,他说他觉得当初选择和欣在一起,真是福气。但也给欣带来很多麻烦。我安慰他不要这样说,欣觉得快乐就可以了。也许是她乐于如此。我等到晚上欣过来。让欣给我打一张借条,写明借我两万元,因为我的钱也是借的。看着欣和城之间很亲密,也算是患难了,祝福他们吧。

晚上回来,感觉真是累。资料翻译完快十点了,真想一头倒在床上睡下去。回宿舍的时候,门卫大爷说有几个电话找你。我说知道了,跑出去给刘打电话。刘着急地说:怎么一直没回来,这么晚,我说在自习室,他说要注意安全,我以前给他讲过露阴癖在楼里骚扰的事,他很担心。我说没关系的,最近特别累,我得去睡觉。他说你去家里,家里也打电话让你去吃饭,我说有时间吧,我还有一件事没和你说呢。刘说快去睡吧,有时间再说。

人太累了,一点情欲也没有,对刘的声音也不敏感,以前他在电话那端和我开玩笑的时候都能得到我的应和。我现在真是变成一个性欲低下的人了。先管不了这些,还债要紧。中午回宿舍,门卫大伯喊:亚亚,你哥哥来电话,让你去他那一下。大哥从来不给我打电话,可能有资料要我加班吧。下午下课后去了大哥的公司。大哥一脸平静地看着我。问我:亚亚,也许我不该问,但你一定要相信,我做为大哥有必要关心你。你能告诉我你借的钱用在哪了吗?


3nkk磁力搜索 无码磁力下载